• 豫都门户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AI公司们在“织梦”,科大讯飞拼进“决赛圈”

    发表时间:2019-11-13 信息来源:www.st2888.cn 浏览次数:710

     

    人工智能时代有两个方面。一方面,高科技光环给行业增添了光彩,行业形势看起来欣欣向荣。另一方面,这是一个相对残酷的生活环境。

    根据腾讯研究所与信息技术橙联合发布的《2017中美人工智能创投现状与趋势研究报告》,2014年和2015年分别是美国和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和企业增量的高峰。以2015年为分界线,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正式超过美国,但此后一直呈下降趋势,到2017年,中国和美国有50多家人工智能企业倒闭

    华为创始人任郑飞、创新工程首席执行官李开复等人都提出了人工智能的泡沫。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也逐渐同意这一观点。HKUST迅飞董事长刘庆峰也预测,大量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将于2017年底在2018年关闭。

    事实上,直到2019年的今天,人工智能企业的崩溃仍然存在 一度销售数百万产品的美国机器人制造公司安基在4月宣布关闭。由于融资问题,成立不到四年的自动驾驶公司Drive.ai于6月宣布关闭并裁员,随后被苹果收购。两家公司都是在市场上享有良好声誉的公司。

    人工智能行业目前还没有“生存和自助手册”。如何在大量融资后实现资本在市场上的回报,已经成为许多企业的一个困扰问题。 站在历史的线上,人工智能公司这些年来一直在实践,所以不可避免地会有“泡沫”的疑虑。

    那么,在如此残酷的人工智能竞争环境下,科大迅飞如何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之路呢?

    艾《绝地生存》,荀飞进入了“决赛”

    绝地生存是一个游戏,作者不想在这里介绍这个游戏 让我们想象一下,整个人工智能行业都可以被视为这个游戏环境。 “多玩家”、“战略”和“竞争”是游戏的关键词,完全符合人工智能公司目前的生活条件。作为最终晋级“决赛”的选手之一,HKUST迅飞面对这样一群人:

    1。弹药充足的王牌

    人们对人工智能时代的幻想早已在各种书籍、电影和其他作品中表达出来。 谷歌全球副总裁杰伊雅格尼克(Jay Yagnik)曾指出,人工智能的潜力在于改善人们的生活。 对于有强烈工业意识的互联网巨头来说,进入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必须

    腾讯、阿里、亚马逊、英特尔.所有主要的互联网公司都建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开放平台。他们提供一些技术的免费试用,开发人员也可以检查他们的技术文档。不管通过开放平台的有效交通吸引,巨人品牌积累的交通优势在市场上具有高度竞争力。

    当然,除了流动优势之外,资本、人才竞争力和资源储备方面的优势也有助于巨人走上“快车道”,以便他们能够更快地完成项目。 根据《互联网周刊》和eNet研究所4月发表的文章《2019人工智能分类排行》,百度、阿里等公司在相关业务方面大多名列榜首。

    在《2019人工智能分类排行》人工智能创新开放平台名单中,科大迅飞国家人工智能语音开放创新平台就是其中之一。 可以看出,迅飞在其核心业务智能语音领域仍保持绝对领先水平。

    事实上,科大迅飞的人工智能布局长期以来不仅局限于智能语音领域,而且在教育、医疗、智能城市、政治和法律等领域都有着多年的深入培育。 “自2017年以来,迅飞已经形成了89个行业解决方案 刘庆峰在2019年HKUST迅飞1024开发者节上说 不仅如此,迅飞还建立了更丰富的生态。 目前,迅飞开放平台已经能够提供267+人工智能能力和解决方案,覆盖160万生态伙伴,形成以迅飞为中心的人工智能集群 决赛中,HKUST的荀飞也可以说是“弹药满满”

    2。熟悉游戏方法的常驻玩家

    除了英美烟草和其他开发人工智能业务的大公司,越来越多专注于人工智能产品研发的独角兽在风暴中成长。

    这些新星中最具代表性的公司是人工智能“四小龙”上塘、从云、易图和师旷。 这四家公司成立不到10年,但它们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它们真的是人工智能独角兽

    有趣的是,这四家公司主要从事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产品开发 事实上,在人工智能领域,除了智能语音技术之外,计算机视觉技术在应用场景中也相当丰富

    荀妃也没有忽视这一点。 从考虑肺结节检测的权威国际医学影像评估LUNA,到目前被公认为自动驾驶领域最权威、最专业的图像语义分割评估集城市景观,再到医学影像领域国际顶级会议ISBI组织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分割与分级挑战赛(IDRiD),再到ICPR 2018 MTWI挑战赛,HKUST迅飞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卓越的成绩 可以说,虽然迅飞很长时间没有涉足计算机视觉领域,但它已经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

    新兴的人工智能公司无疑希望更快实现融资 以四小龙中最年轻的从云科技为例。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人脸识别技术的研发。它的创始人周西曾在HKUST迅飞工作。自B+轮融资结束以来,从云的估值已达到230亿元。它还在今年3月完成了第三轮融资,并计划明年在SKETCH上市。

    在国内,人工智能公司“起床”非常快,主要依靠资本注入。 根据人工智能媒体咨询公司今年1月发布的《艾媒报告|2018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商业应用篇》,中国人工智能融资去年达到1311亿元,同比增长100%以上

    在资本的帮助下,整个行业正在加速“适者生存”,未来的形势将会更加明朗。 这对广大投资者来说是件好事,也意味着未来人工智能公司越强大,获得更多融资就越容易。

    3。需要抢劫的随机队友

    人工智能实际上离我们很近。 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已经被应用到更加多样化的场景中,人工智能技术的例子有时可以在工业园区、住宅楼等地方看到。

    人工智能技术在许多领域继续发展,如安全、医疗、运输、物流等。甚至出现了新的技术变革,如人工智能新零售、人工智能农业、人工智能智能纺织品等。人工智能生态正在全球逐渐形成

    人工智能的时代运动涉及大量企业。 除了上述两种与互联网密切相关的公司之外,还有携带一些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如和康微视和小米,或者是从传统业务转型而来的公司。尽管引领前沿的人工智能技术创新可能稍显薄弱,但它们在自己的领域也有优势。

    这是未来的总趋势。真正的全球情报将由这些企业实施。在我们兴奋的同时,我们也可以预测企业间的交叉整合将在未来产生一种新的模式。

    事实上,这些不太“主流”的公司将成为主流玩家未来竞争的资源。 不仅是HKUST在飞,人工智能还会渗透到人们生活的细节中,人工智能公司可能会继续促进跨境合作

    那时,荀飞有足够的力量去吸引这些潜在的队友吗?可以获得的资源水平不仅取决于航空公司所做的努力,还取决于市场竞争情况,而市场竞争情况对结果有很大影响。

    目前,HKUST迅飞似乎已经通过多轨道布局、脚手架产业生态和拓宽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护城河成功进入“决赛”。 但是在进入龙的人工智能区域,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仍然存在。

    迅飞仍需翻越“双山”

    香港科技大学迅飞成立于1999年。在过去的20年里,随着它的发展,出现了许多疑问,主要有两类

    首先,有人认为HKUST迅飞的市场价值膨胀,收入没有增加,政府补贴很高。

    10月24日晚,HKUST迅飞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 第三季度,科大迅飞实现营业收入23.45亿元,同比增长13.10%,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84亿元,同比增长108.06% 上市公司股东应占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3818.1万元,同比增长762.26%

    前三季度,科大迅飞收入65.73亿元,同比增长24.41%,净利润3.74亿元,同比增长70.51%。除非经常性损益外,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6981.43万元,同比增长183.49%

    科大迅飞在公告中表示,收入增速低于净利润增速的原因是受2019年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部分政府财政支出收紧,银行、运营商等行业经营压力加大,对公司部分业务的增速产生了一定影响。此外,公司实施战略重点,积极调整一些非战略业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期收入

    不过科大讯飞表示,公司聚焦重点赛道后,核心业务呈现出健康发展的势头,人均效能持续提升,有助于长期健康发展。

    据了解,2018年底,科大讯飞从此前的170多个探索方向,战略聚焦为30多个大项。董事长刘庆峰称,未来要继续贯彻战略聚焦扶优扶强,做只有讯飞能做得好的事情,做好“平台+赛道”,包括C端硬件、教育、医疗、司法等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讯飞三季度的净利润是一、二季度之和,此前一直困扰讯飞的增收不增利的局面正在得到改善,而科大讯飞全年的主要利润集中在第四季度,势头良好。

    刘庆峰曾在今年年中表示,人工智能已经进入了规模化应用的落地期,2019年可以被视为人工智能应用红利的兑现年。

    事实上,作为在人工智能领域探索的创新企业,盈利并不应该成为必要苛求的指标。对成长型、技术型公司来说,只看收入特别是利润,也是极不科学的。公司的市场是多元的,政府也是重要的市场主体。更何况实际上,2018年科大讯飞的营收是79亿,政府补贴是2.7亿,而纳税额是9.3亿。

    而且,知识产权和政府补贴一直是美国极力打压中国科技公司的两个重要方面。就在上个月,美国把科大讯飞等八家中国人工智能领军企业列入了“实体清单”,是何居心?不言而喻!我们不应当忽视国内这些真正拥有核心AI技术的公司一直以来的努力,他们让中国在世界前沿科技领域掌握话语权。

    第二类,在社会舆论方面,科大讯飞也有一些不利消息。

    2018年9月,科大讯飞应邀为“2018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论坛”提供语音转写服务,一位同传老师将讯飞提供的“机器语音转写”服务误认为“机器同传翻译”并在网上发文质疑。

    其实,讯飞的智能会议系统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机器全自动转写并翻译,不需要任何人工同传参与;另一种则需要同传翻译,讯飞仅识别中文/英文语音,转写显示在屏幕上。

    就在同传事件发生的三日前,刘庆峰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就介绍过,此次大会上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嘉宾的发言是讯飞机器全自动转写、翻译并投屏。而有三位嘉宾用的则是人机协作的模式。他同时表示,未来会是人与机器配合的AI时代,而绝不是机器取代人类。

    显然,讯飞在上述事件的舆论处理上没有做好,作为一个成立20年才成立公关部的公司,一些负面新闻对其最直接的影响表现在股价下跌。但时间和市场无疑是最好的回应,一年多过后的今天,讯飞市值再次回升至700多亿。

    讯飞的投资之路

    根据天眼查给出的资料,截至今年8月底,科大讯飞总共参与公开投资事件115件,未公开投资34件,2019年投资公司18家,其中人工智能方向的公司数量占比最高。

    除此之外,科大讯飞旗下子公司也有进行对外投资活动,10月份子公司名下投资的企业就有两家。

    在10月24日的开发者大会上,刘庆峰称由讯飞发起的产投活动中投资的公司数量达超过60家,平均增幅达50%以上。

    这些数据反映出的是讯飞对投资活动的“热衷”。

    事实上,科大讯飞早就在打造自己的AI生态计划,时至今日已经进行到3.0版本。在本次的开发者大会上,讯飞轮值总裁胡郁称要打造去中心化的AI生态体系,通过与开发者们联手来降低AI门槛,拓宽AI开放平台。

    “开放共赢”成了科大讯飞宣传的主旨,胡郁还提到,希望不同的AI公司在数据经验等方面分享交流,打造一个混合正交的共赢新生态。截至目前,科大讯飞扶持1800+家生态企业,孵化了其中的75家,战略投资了其中的51家。这些企业在战略投资后,市值增长都超过了147%。

    10月24日开发者节后,胡郁接受有关媒体的访问称讯飞在帮助合作者建立自己的AI平台,而讯飞大量的投资或许会在今后促生出一个词“讯飞系”。

    这些讯飞投资入股的企业陆续加入“讯飞系”,与现在人们常说的“阿里系”、“腾讯系”一样,投资的越多,市场的覆盖份额就越大,实力自然也就越强。讯飞或许也想在AI行业建立自己的体系,百川汇聚当成海,这对今后讯飞在行业里站稳站牢固有极大帮助。

    说白了,共同进步是真话,资本逐利也不假。开公司不是做慈善,企业当然是优先考虑自身发展。笔者认同讯飞推动各界建立AI生态,寻求共赢的想法,毕竟AI产品概念落地难度大,以公司的一己之力突围,着实不太现实。

    讯飞投资的问题也曾被部分媒体批评,但这或许也是讯飞思索出的一条生存之道。

    变现模式何去何从

    其实外界对AI公司们的盈利模式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人们常说的B端、C端产品模式套用到人工智能行业中会对公司盈利方面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而讯飞的“路子”与大多数企业还有所不同。

    1、B+C双轮驱动模式

    在科大讯飞的AI开放平台上,诸如智慧出行、智慧零售、智慧客服、智慧城市等系列产品提供面向企业的服务。

    通过科大讯飞的2019上半年财报也可得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教育、城市、政法、平台及消费者、汽车以及智能服务六大板块。可见,目前科大讯飞主要的收入来自于B端产品。

    科大讯飞早在多年前就开始发力,在B端积累了丰富经验,但不得不承认,由于客户身份转变、竞品丰富度提高,B端留给讯飞的发展空间在缩小。

    刘庆峰曾公开表示,从2018年开始,科大讯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那就是B+C双轮驱动战略的扎实推进。科大讯飞在B端业务上有很强的优势,但我们不满足于此,我们想要成为既有行业品牌又有公众品牌的公司。讯飞消费者BG自成立以来每年都保持60%的高速增长,2018年C端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5.17亿,同比增长96.54%,在整体营收中占接近1/3。双轮驱动的良好格局正在形成,在各种经济周期下实现相互补充、相互促进。

    讯飞也明白,自身的转型之路一开始肯定难以顺畅。胡郁也坦言,转型过程中讯飞短板仍存,对于市场渠道的开拓以及如何吸纳人才都是讯飞要不断思考的问题。

    在C端市场更多的巨头夹击下,讯飞再次成功上演“绝处逢生”。

    2、B、C殊途能否同归

    从to B到to C,对于讯飞来说,这两个方向都要做,两只脚都要站稳。

    但是“两条腿”对讯飞是否会有些多余呢?无疑,资源分配成为问题之一。不管是to B还是to C,某一方面过多的投入就意味着其他方面缩减,在有限的人力、资金条件下,保证两种模式的持续开拓和良性经营对于高层决策者来说是一种考验。

    其实在整个AI行业中,像科大讯飞这样多管齐下的盈利模式的公司其实不多,而这也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发展前景变得异常开阔,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同类型公司经验作为对照资料,讯飞或许会走一些“弯路”。

    刘庆峰曾在广东卫视 《我有嘉宾》 节目上说过,假使将来讯飞倒下,可能的原因之一就是在缺乏判断的情况下过激的发展。而现在,眼看着讯飞的商业蓝图不断完善,正在AI这片海域驶的更远。

    此时的讯飞就像来到了新大陆,它的命运究竟会如何,只能自己去探索。而人工智能行业中两种模式并行的方式是否能被写入“AI生存自救手册”,相信很多人都会期待讯飞接下来的表现。

    总结

    当每一个“风口”出现的时候,人们在躁动中往往隐含着乐观兴奋的情绪,这种“风口狂热”孕育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人工智能风口也是如此,AI行业技术难度高于于大多数行业,AI公司们在“织梦”,但故事的结局却十分统一,站在山顶的永远只是极少数。

    讯飞A股上市的优势明显,但它面对的AI行业竞争激烈,太多人想进来,而更多人还没站稳就被迫出局,讯飞能在残酷的竞争中拼入“决赛圈”,在迷雾中求盈利,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幸好,讯飞已准备好了充足的“弹药”。

    讯飞市值经历了从起飞到回落到再次回升,从中可以看出,人们对AI的判断已经逐步回归冷静。对于AI行业,人们也渐渐意识到,要带着更多的思考才能看到真相。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

    钢铁行业效益有所好转但总体形势仍然严峻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豫都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st2888.cn 技术支持:豫都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