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豫都门户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哈药易主?集团实控权生变,去年裁员25%如今傍上两大意向股东

    发表时间:2019-09-01 信息来源:www.st2888.cn 浏览次数:1438

     

    17: 00: 39 AI Finance Agency

    本文来自AI Finance的医疗健康品牌“健康与信息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哈药集团一次又一次地改变。

    8月13日晚,哈药集团上市公司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均宣布,哈药集团决定对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仁通通泰发起收购要约,目前正在协调起草《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 ]和相关文件。

    “我不明白为什么它会触及收购要约,并且这是收购要约的30%股份。还有一个差距。“东方高盛深圳,上海总经理猜测,除非新投资者与中信资本有关。关系可能涉及要约收购。

    此前,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大多数公司的要约收购主要有几个目的:横向整合,收购控股权和战略合作。从哈药集团的实际情况来看,更有可能获得控股权。

    两天前,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宣布重庆哈珀,黑马和哈药集团前股东签署增资协议,以现金8.05亿元和4.03亿元增加哈药集团资金分别。哈尔滨医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4.35亿元和2.18亿元,占此次增资后哈药集团持股10%和5%。

    增资完成后,哈尔滨国资委将持有哈药集团38.25%的股权。中信冰岛,华平冰岛,黑龙江中信,国有企业改制公司,重庆哈珀和黑马旗航分别持有哈药集团的持股比例为19.13。 %,18.7%,0.43%,8.5%,10%,5%。哈药集团将转变为中外合资企业,无实际控制人,这也意味着哈药集团将处于无所有制状态。

    宣布增资公告后一天,情况发生了变化。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宣布,上述事项已触及要约收购义务。 8月13日晚,哈药集团决定对哈尔滨药业有限公司和仁通通泰进行收购。

    卫生福利局向哈尔滨药业集团发出了关于股权变更的访谈信,截至发布之日尚未收到回复。受此影响,截至8月14日收盘,哈尔滨制药收涨1.93%,人民通泰收涨2.29%。

    哪里是神圣的?

    重庆哈珀和黑马有很强的背景

    哈尔滨制药集团引进两名哈尔滨和黑马飞行员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黑马的关键人员深深扎根于中信资本,重庆哈珀是Houpu投资的幕后推手,也是一个积极参与大型国有企业混合改革的知名机构。”

    根据数据,重庆哈珀是一家投资有限合伙公司,成立于的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该公司没有实际控制人。

    刚刚成立的两家公司的背景令人惊叹。根据天悦数据,陈锐是Houpu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是Houpu Investment等1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Houpu Investment是Gree集团的前雇主,转让Gree Electric的股份。显然,木兰的野心并不止于此。

    根据天悦的数据,新西兰,中信资本和平安共同见证了由黑马投资的西藏明达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份。

    “主要是看两家投资机构能否继续推动哈药制药的改革。”医疗策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的创始人赵恒告诉卫生福利局。

    哈药集团表示,在内外因素的影响下,哈药集团迫切需要引进资金,丰富产品线,优化产品结构,不断提高市场竞争力,摆脱困境,实现更好,更快的发展。

    事实上,旧药业公司哈尔滨医药集团近年来一直在推进混合型改革。 2017年底,中信资本宣布将参与哈尔滨医药集团新一轮混合改革。中信资本天津拟通过受控制的中信资本药业增资。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控股将成为哈药集团的间接控股公司。股东,然后成为哈尔滨药业有限公司和通泰人的真正控制人。由于国有股东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的相关政策法规发生重大变化,哈药集团的增资扩股事宜最终搁浅。

    截至2018年11月13日,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均宣布哈尔滨医药集团审核并批准了哈药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组。哈药集团的混合改革再次被提上日程。

    哈尔滨医学寻求改变

    性能下降和频繁的质量问题

    在混合旗帜被解除之前,表现下降,产品缺乏创新,以及频繁的质量问题成为哈药集团持续发展的障碍。

    “哈药集团杂交的核心是产品结构和销售模式跟不上时代的变化。过去,疯狂电视广告推动销售的模式已不再有效,现在还没有产品中特别好的创新模式。在布局方面,没有重大突破,“他说。

    2016 - 2018年,哈药业有限公司收入分别为141.27亿元,1201.8亿元和108.1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88亿,4.07亿和3.46亿元。人民币通泰2016 - 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90.06亿元,80.9亿元和70.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5亿,2.54亿和2.58亿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过去三年,哈药集团两家上市公司的收入大幅下降。虽然仁通通泰的净利润略有增加,但增长率仅维持在个位数。在净利润持续压缩的情况下,哈尔滨制药在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净利润减少1.45亿元。

    一位前居民老员工对哈尔滨医药集团的长期低迷深感不满。她告诉卫生福利局,哈药集团临床系统的产品已基本退役。 “没有多少。”在这种情况下,哈尔滨制药也剥夺了生产人员和营销人员。这位老员工感叹“所有人都被剥夺了。”

    哈尔滨药业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在职员工人数为15,396人,需要承担母公司及主要子公司费用的退休员工人数为7,798人。哈药集团在官方网站上透露,截至2017年底,哈药集团员工总数为20,497人。

    (哈尔滨制药2018年财务报告)

    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哈尔滨曾经是制药公司的明星。哈尔滨制药集团的“Gaizhonggai”和其他保健品通过大卫的愿景响起。通过“大面积广告轰炸+名人代言”模式,哈药集团在仿制药时代脱颖而出。随着仿制药和非处方药的推进,哈药集团也开始走下坡路。

    除了“中年困境”,哈尔滨医药本身也是一个丑闻。据“21世纪经济报”的不完全统计,哈尔滨药业的药品和保健品在过去十年中至少遭遇过十多次主要产品负面影响。

    最新消息,5月1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知,23批药品不符合要求,哈药集团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紫杉醇注射液不合格。另一家子公司哈尔滨医药集团,石井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也被选中测试了一些失败的中草药。

    哈药集团的混合改革已成为时代潮流。在混合改革开放之前,哈药集团人员首先改变了。今年3月,诺华中国前总裁徐海军,空降哈尔滨制药集团总经理。

    上述老员工透露,徐海军到来后,哈药集团做出了真正的改变。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徐海军提出了300亿销售额的目标。根据哈药集团官方网站披露的数据,2017年,哈药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23.51亿元;利润总额7.02亿元;净利润5.01亿元,利税18.1亿元。

    “在过去,它一直很低,而且会有一点力量增加。”上述老员工将集团销售业绩的增长归功于新管理层对营销的重视。

    本文来自AI Finance的医疗健康品牌“健康与信息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哈药集团一次又一次地改变。

    8月13日晚,哈药集团上市公司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均宣布,哈药集团决定对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仁通通泰发起收购要约,目前正在协调起草《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 ]和相关文件。

    “我不明白为什么它会触及收购要约,并且这是收购要约的30%股份。还有一个差距。“东方高盛深圳,上海总经理猜测,除非新投资者与中信资本有关。关系可能涉及要约收购。

    此前,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大多数公司的要约收购主要有几个目的:横向整合,收购控股权和战略合作。从哈药集团的实际情况来看,更有可能获得控股权。

    两天前,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宣布重庆哈珀,黑马和哈药集团前股东签署增资协议,以现金8.05亿元和4.03亿元增加哈药集团资金分别。哈尔滨医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4.35亿元和2.18亿元,占此次增资后哈药集团持股10%和5%。

    增资完成后,哈尔滨国资委将持有哈药集团38.25%的股权。中信冰岛,华平冰岛,黑龙江中信,国有企业改制公司,重庆哈珀和黑马旗航分别持有哈药集团的持股比例为19.13。 %,18.7%,0.43%,8.5%,10%,5%。哈药集团将转变为中外合资企业,无实际控制人,这也意味着哈药集团将处于无所有制状态。

    宣布增资公告后一天,情况发生了变化。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宣布,上述事项已触及要约收购义务。 8月13日晚,哈药集团决定对哈尔滨药业有限公司和仁通通泰进行收购。

    卫生福利局向哈尔滨药业集团发出了关于股权变更的访谈信,截至发布之日尚未收到回复。受此影响,截至8月14日收盘,哈尔滨制药收涨1.93%,人民通泰收涨2.29%。

    哪里是神圣的?

    重庆哈珀和黑马有很强的背景

    哈尔滨制药集团引进两名哈尔滨和黑马飞行员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黑马的关键人员深深扎根于中信资本,重庆哈珀是Houpu投资的幕后推手,也是一个积极参与大型国有企业混合改革的知名机构。”

    根据数据,重庆哈珀是一家投资有限合伙公司,成立于的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该公司没有实际控制人。

    刚刚成立的两家公司的背景令人惊叹。根据天悦数据,陈锐是Houpu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是Houpu Investment等1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Houpu Investment是Gree集团的前雇主,转让Gree Electric的股份。显然,木兰的野心并不止于此。

    根据天悦的数据,新西兰,中信资本和平安共同见证了由黑马投资的西藏明达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份。

    “主要是看两家投资机构能否继续推动哈药制药的改革。”医疗策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的创始人赵恒告诉卫生福利局。

    哈药集团表示,在内外因素的影响下,哈药集团迫切需要引进资金,丰富产品线,优化产品结构,不断提高市场竞争力,摆脱困境,实现更好,更快的发展。

    事实上,旧药业公司哈尔滨医药集团近年来一直在推进混合型改革。 2017年底,中信资本宣布将参与哈尔滨医药集团新一轮混合改革。中信资本天津拟通过受控制的中信资本药业增资。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控股将成为哈药集团的间接控股公司。股东,然后成为哈尔滨药业有限公司和通泰人的真正控制人。由于国有股东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的相关政策法规发生重大变化,哈药集团的增资扩股事宜最终搁浅。

    截至2018年11月13日,哈尔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人民通泰均宣布哈尔滨医药集团审核并批准了哈药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组。哈药集团的混合改革再次被提上日程。

    哈尔滨医学寻求改变

    性能下降和频繁的质量问题

    在混合旗帜被解除之前,表现下降,产品缺乏创新,以及频繁的质量问题成为哈药集团持续发展的障碍。

    “哈药集团杂交的核心是产品结构和销售模式跟不上时代的变化。过去,疯狂电视广告推动销售的模式已不再有效,现在还没有产品中特别好的创新模式。在布局方面,没有重大突破,“他说。

    2016 - 2018年,哈药业有限公司收入分别为141.27亿元,1201.8亿元和108.1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88亿,4.07亿和3.46亿元。人民币通泰2016 - 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90.06亿元,80.9亿元和70.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5亿,2.54亿和2.58亿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过去三年,哈药集团两家上市公司的收入大幅下降。虽然仁通通泰的净利润略有增加,但增长率仅维持在个位数。在净利润持续压缩的情况下,哈尔滨制药在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净利润减少1.45亿元。

    一位前居民老员工对哈尔滨医药集团的长期低迷深感不满。她告诉卫生福利局,哈药集团临床系统的产品已基本退役。 “没有多少。”在这种情况下,哈尔滨制药也剥夺了生产人员和营销人员。这位老员工感叹“所有人都被剥夺了。”

    哈尔滨药业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在职员工人数为15,396人,需要承担母公司及主要子公司费用的退休员工人数为7,798人。哈药集团在官方网站上透露,截至2017年底,哈药集团员工总数为20,497人。

    (哈尔滨制药2018年财务报告)

    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哈尔滨曾经是制药公司的明星。哈尔滨制药集团的“Gaizhonggai”和其他保健品通过大卫的愿景响起。通过“大面积广告轰炸+名人代言”模式,哈药集团在仿制药时代脱颖而出。随着仿制药和非处方药的推进,哈药集团也开始走下坡路。

    除了“中年困境”,哈尔滨医药本身也是一个丑闻。据“21世纪经济报”的不完全统计,哈尔滨药业的药品和保健品在过去十年中至少遭遇过十多次主要产品负面影响。

    最新消息,5月1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知,23批药品不符合要求,哈药集团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紫杉醇注射液不合格。另一家子公司哈尔滨医药集团,石井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也被选中测试了一些失败的中草药。

    哈药集团的混合改革已成为时代潮流。在混合改革开放之前,哈药集团人员首先改变了。今年3月,诺华中国前总裁徐海军,空降哈尔滨制药集团总经理。

    上述老员工透露,徐海军到来后,哈药集团做出了真正的改变。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徐海军提出了300亿销售额的目标。根据哈药集团官方网站披露的数据,2017年,哈药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23.51亿元;利润总额7.02亿元;净利润5.01亿元,利税18.1亿元。

    “在过去,它一直很低,而且会有一点力量增加。”上述老员工将集团销售业绩的增长归功于新管理层对营销的重视。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豫都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st2888.cn 技术支持:豫都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