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西瓜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一为芜歌诊了脉,开了一剂退热汤药,又吩咐宫女给她敷了个退热帕子,便收起了药囊。

    义隆抚了抚芜歌的脸,感觉并未比方才退热多少,便不满心一的敷衍了事:“这就好了?她还没退热。”

    心一淡漠地看着他:“受伤发热本就寻常。更何况她去年被杜鹃红伤了根本,本就外强中干,高热不退是必然的。我说她若能熬过今晚便无事,也就是料到了这桩。”

    义隆的目光落在她干枯的唇上:“她……身子很不好吗?”

    心一忿忿地扫了他一眼,目光重新落回芜歌身上:“你若不能待她好,又何苦逼她回来?她在平城原本可以生活得很好。”

    义隆怒地看向他。

    心一迎过他的目光,言语中已然寻不到昔日和尚不问世事的踪迹了:“拓跋焘是很好的归宿。原本,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你偏偏要派狼子夜去搅局,又以全府的安危逼她回来。若是你能成全她守护家人的心愿便也罢了,逼她回了建康,却要她眼睁睁看着家人枭首。你不觉得你可鄙又残忍吗?你有何颜面对她说情意二字!”

    桃花眼里的怒意散尽,只剩嘲讽。义隆冷声道:“你一个和尚,思凡便思凡了,偏偏装出一副佛陀救苦救难的架势。你守着她,当真没安私心?她若今日当真与拓跋焘成婚,你便舒坦了?自欺欺人。你又比朕高尚得了多少?朕待她情意几何,还轮不到你一个思凡的和尚置评。”

    心一的脸色唰地惨白。他张嘴想解释,却是词穷。徐家已经放他自由了,他明明可以北走魏国,或是去追寻师父,但他偏偏赖在了这个女子身边。他想解释,这是佛家慈悲,可他从来都不是个纯粹的和尚。他的私心?他只是想守着这个女子安好罢了,难道这也是私心吗?

    义隆移眸,不再看这呆若木鸡的和尚:“滚出去!”

    心一走出内殿时。日已黄昏,朔风如刀,一下一下划过他的脸,他总算清醒了几分,可是,扪心自问却更糊涂了。

    魏国平城,皇宫和泰平王府,都是红妆素裹。太子殿下大婚,一日娶两妃,成为城中美谈。

    婚礼设在主殿,安乐殿,群臣早已恭候多时。眼看着式婚礼的吉时快到了,可帝后、太子殿下和新妇都姗姗未到。

    太华殿,魏皇拓跋嗣越来越形销骨立。他倚靠在软榻上,恼怒地看着殿中央跪着的楼婆罗:“你口口声声说太子今日一定能赶回来!人呢?啊?”

    楼婆罗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叩首道:“皇上恕罪,太子殿下处事向来牢靠,他说今日会回,就一定会回的。”

    “吉时都要过了!回来,还有何用!”拓跋嗣随手操起案几上的茶盏,扔向楼婆罗。

    楼婆罗不敢躲闪,茶盏砸在身上,好不狼狈。

    拓跋嗣又指着一侧的姚皇后:“看看你教出的好儿子!简直魔障了。他还能单枪匹马跑去建康抢人不成?混账!”

    姚皇后难堪地福了福:“是臣妾教儿无方,请皇上恕罪。您别动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这个逆子是恨不得气死朕!”拓跋嗣气得口不择言。

    姚皇后劝道:“焘儿虽然任性,却不是没有分寸的。他今日肯定会回来的。若是实在赶不回来,臣妾也想好法子了。”

    拓跋嗣闻声更加生气:“少了一个新娘,你可以拉人顶替,盖个盖头就没人知晓。少了新郎,你难道要像民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举只公鸡拜堂不成?!”

    姚皇后的脸色愈发难堪:“皇上息怒。若是不得已,为了皇家的颜面,请易容师,也是没法子的事。臣妾已经安排好了。”

    拓跋嗣气得脸色铁青,再说不出话来。

    姚皇后却是有苦难言的。等着出嫁的是她的亲侄女,可她的养子却为了那么个女子,南下疾奔上千里。她难道不心寒?让玉娘顶替永安侯府的嫡小姐出嫁,她已然是做了天大的让步,也是有心向养子示好。

    哪知道那混账东西,半点不领情,竟然领着神鹰营一路追了出去!如何不是魔障了啊?

    吉时过了一个时辰后,安乐殿终于举行了婚礼。只是,帝后的面色都不好看。婚礼结束,婚宴草草就收场了。

    拓跋焘是临近半夜才回的平城。他去了郯郡,只找到她的老嬷嬷和那只黑猫。

    喵呜——黑凰从拓跋焘的大氅里冒出脑袋来,绿油油的眼睛咕溜溜地打量着挂满红灯笼的泰平王府。

    拓跋焘恼怒地摁着它的脑袋,塞回怀里。

    “你总算是回来了。”正堂大门开了,姚皇后裹着厚厚的玄色貂裘,冷冷地看着养子。他怀里的那只猫,姚皇后瞧得清楚,她在永安侯府的那次见到过。哼,真是爱屋及乌啊。

    拓跋焘怔了怔,拱手行礼道:“儿臣见过母后。”他跨过门槛,与姚皇后错身而过,“母后怎么这么晚来了?”

    喵呜——黑凰钻出拓跋焘的怀翼,自来熟地一个腾跃,跳上了兵器架。

    拓跋焘不过瞟了一眼,便由得它了。

    姚皇后看着只觉得怒火中烧:“不该是本宫问你为何这么晚才回吗?”除了年幼时,姚皇后再没对这个养子用过如此严厉的口吻。毕竟不是自己生的,总归是隔了一层。

    拓跋焘走向主座,拿过一个茶盏,拎起茶壶倒了杯水,一饮而尽。显然是口渴得很了。他又倒了一杯水饮下,才道:“对不住了,母后,大雪耽误了行程,回来晚了些。”

    姚皇后听他如此轻描淡写,愈发来气:“你对不住的不是本宫,而是后院的那两位!珠儿怎么说也是与你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让她跟个贴假脸的替身拜堂,成何体统!你于心何忍?”

    拓跋焘冷冷地撂下茶盏,回眸看向姚皇后,语气不善:“母后,儿臣说过很多次,只把珠儿当妹妹,你们偏要我娶她,好,我勉为其难娶了便是。可我娶她的条件是什么,母后心知肚明。”

    姚皇后的脸色变了变:“珠儿不是你选的,那玉娘总是你挑的吧?”

    拓跋焘脸色唰地变得难看:“母后到底还是让玉娘顶包了?为何儿臣说什么,母后都听不进去呢?儿臣在朝堂上都已亲政了,难道后院的事还无权处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芜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西瓜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晨晓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晨晓晨并收藏芜凰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西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9819998号